太空军事化可能很快就会成为现实。迫切需要防止军备竞赛。

发布时间:2020-04-08 20:06:26

迫切需要防止外空军备竞赛

在美国总统唐纳德·特朗普宣布正式成立太空司令部后,美国在组建一支独立的空军方面又向前迈出了一步。新的空间指挥部将负责规划和实施空间行动,包括导弹预警、卫星作业、空间控制和支助。以美国为首的一些国家加速外空军事化,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:这会不会导致像冷战时期核军备竞赛那样的太空军备竞赛?这会给人类社会带来什么新的风险?人类社会需要采取哪些措施来应对这一新挑战?

我担心太空军事化将很快成为现实。如果美国正式组建一支空军,人类将进入太空军事化的时代,这是不争的结论。事实上,太空军事化的进程早已开始。早在1985-2002年,美国就有了一个空间指挥部,后来被战略司令部吞并。在美国加速空间军事化的刺激下,其他国家也开始在空间建立军事机构。例如,俄罗斯在2015年建立了一支空军,法国计划今年建立一个太空司令部,并在未来发展成为一支太空军队,而日本则希望建立一支信息和太空部队。。

尽管如此,美国的行动仍将具有重大的阶段性意义。过去,人类主要以防御和中等的方式使用空间,例如反导弹、反卫星、地对地侦察和陆基导弹通过太空重返地球。但在未来,太空将成为进攻性力量竞争的场所。人类社会对空间的消极军事利用将朝着积极军事用途的方向发展。

当太空军事化成为现实时,人类社会必须积极思考解决相关风险和挑战的办法。

首先,我们应积极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出现。现在,一些国家感到有必要进行太空军事化,这与美国和苏联在冷战期间发展核武器竞赛的动机和战略考虑类似。然而,人类社会也应从核军备竞赛的经验和教训中吸取教训。美国和苏联拥有70,000多枚核武器,总当量超过100亿吨。最后,这些昂贵的核武器不仅给世界带来了许多风险,也没有给美国和苏联带来多少安全利益,而且迫使两国主动进行核裁军。更重要的是,4万多件核武器最终没有保障苏联的国家安全。

核军备竞赛的历史告诉所有国家,外层空间的安全关切是可以理解的,但基于缺乏沟通和战略意图误判的空间军备竞赛是不必要的,是可以而且应该避免的。

第二,如果是不可避免的,就必须加强空间研究和交流的军事化,并提前制定相关规则。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,随着空间行为能力的不断提高和空间利益的不断提高,更多地利用空间,包括军事用途,恐怕将成为人类发展史上的必然趋势。但是,各国必须加强研究和交流,尽快制定空间法律法规,防止战略误判和混乱给人类安全带来的风险。一个管理良好、沟通良好的空间应用不仅可以有效地降低人类安全的风险,而且还可以产生其他的安全利益。

第三,必须塑造人类新的空间身份。过去,人类活动空间主要是在陆地、海洋、天空、电磁和网络等领域,这些空间都是以地球为载体的。但太空是一个存在于地球之外的新领域。面对太空,我们不仅是来自不同国家的人,而且也是地球人。这一身份给各国带来了新的挑战,也为我们重新认识自己和发展自己提供了新的机会。关于空间军事化及其治理的风险,人类社会应更快地成为一个具有共同未来的社区。(张家东)。